进入“不惑之年”的中国传播学

首页

2018-10-05

4月18日下午1点半,在浙江传媒学院(桐乡校区)文创阶梯教室开展了题为“传播学的特点及其贡献”的专题讲座。

该讲座由桐乡市人民政府及浙江传媒学院主办,浙江传媒学院桐乡校区学工委、文化创意学院承办。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全球传播研究院院长张国良担任主讲。

本次讲座主要围绕传播学所属的学科类别、学科位置以及传播学作为新生学科所具有学科特性而展开,由浅入深地带领大家领略了传播学在中国四十余年来的发展历程,普及了近年来传播学在国内最新的理论成就,还促进了浙江传媒学院师生对在中国已进入“不惑之年”的传播学的进一步认识。 1978年,中国结束文革,传播学相应正式传入中国,当时已在复旦大学任教两年的张国良立刻对其表现出强烈兴趣,并开始了对传播学的研究。 讲到这,张国良微笑着说:“可以说我的学术生涯与传播学引进中国的四十年历程,几乎是同步的。 ”话锋一转,张国良连抛三个问题——传播学究竟是一门怎样的学科?在整个学科版图中,它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又有什么特性?张国良说:“要了解传播学的学科特性以及学科地位,首先就要了解现代学科构成体系以及分类方法。 ”在现代学科分类中,主要采用的是纵横说。 如经济、教育、法律等与生产和分配有关的,具有产品性(包括物质产品及精神产品)的学科属于纵向结构学科。 这些学科与社会的各个领域相对应,且与其他的纵向领域间具有相对独立性,即既有自己的完整学科体系,又互有交叉。 横向结构则是与人类特性有关,主要关涉信息的沟通与整合,其最主要特点是:每一个横向学科与各纵向学科之间都会形成一种等距的纵横交错关系。

即各横行学科与各纵向学科间的交界量都是相等的。 如传播学便分别与文学,政治学建立起了同等量级的关系,而无法说某一单一学科中的传播活动比其他学科范围内的传播活动更多。

因此不难理解传播学是典型的横向型学科。 除此外,传播学还具有跨界性与应用性这两大特点。

首先,作为横向型学科的传播学,与各纵向型学科以及其他横向型学科之间,都存在广泛而密切的交叉关系。 且相比于典型纵向学科而言,传播学的交叉性要强得多。 同时,在传播学的作用下,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分野也可以轻松地区分开来,即:个人/社会,物质/制度/精神。

此外,传播学作为以解决人类沟通与整合问题为己任的横向型学科之一,其主要研究的是传播(尤其是各种媒介及其信息受者)的结构、内容、环境、机能、过程与效果问题。 这些问题随着现今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的到来而日益尖锐,但它们却又是常被传统学科所忽视或是力有不逮的。 这不仅促使了传播学的诞生,更体现了传播学的时代性以及其高度的应用性。 但除此外,我们应该明确的是,越高的应用性往往就意味着其具有更弱的基础性,即是传播学无法具有哲学、社会学等综合性学科所具有的高度深刻性。 如今,随着国家政治局面的开放,经济、科技、文化等的发展,传播学也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

讲座的最后,张国良预测;“未来十年,很可能是中国传播学人通过智慧和勤劳而做出突破性的理论贡献接近传播学世界一流水准的时期。

”并祝愿在场师生可以抓住机遇,在传播学领域占据一席之地。